58看书网 > 重回初三 > 第7章

第7章

作者: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58♂看÷书﹡网 WwW.58kanshu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运动会当天,一早起来就是阴天,天边滚过阵阵闷雷。

    “我看今天要下雨,你们的运动会开不成了。”林妈妈说。

    “哦耶!正好可以回家写卷子!”林美现在对写卷子有着非常大的热情。每写完一份卷子都有很大的成就感!

    林妈妈虎着脸催她出去:“别想你的卷子了,赶紧出门吧,带上伞。”

    等林美从家走到马路边,太阳出来了,灿烂的阳光照得马路上一片白。早上八点不到,太阳就像十点似的。

    林美有感觉,今天的运动会上一定晒死了。

    她跑到学校,跟以前快上课前不同,大家没几个在教室的,走廊里都是人,大家说说笑笑,没一点紧张感。

    朱海和周罄都已经到了,看到她进来就隔着半个教室招手喊她:“林美!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得真早。”林美过去放下书包,看到班里的椅子几乎都不见了,连她的椅子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男生把椅子都扛下去占地方了。”朱海说。

    周罄:“我爸要去开会,所以提前送我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慢悠悠往操场走。“你们带水了没?”朱海问,不等她们说就接着道:“我听郑凯跟男生说这次运动会,一个班发两件汽水。就是小卖部卖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啊!”林美带了一瓶凉白开,在家里晾好的,大家基本都是从家里带的水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他们班的地方了,主要是几个男生看着太显眼。看来他们班确实挑了个好地方,正中一棵*桐,树下不少荫凉地。树后放着两件汽水,看起来是藏在那里的,还特意用报纸和校服盖上= =。

    树下稀稀拉拉的站着人,郑凯和梅露正在拼命的点人数,八点半入场,结果现在人都撒欢了,不知道跑哪去了,郑凯大怒:“快去找人!都到操场来集合!”

    可他说了没用。很多同学都是早早的来了,然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林美跟朱海三人在树下站了一会儿就被梅露叫去干活,“把椅子摆一摆,摆成一直线。”

    林美算是知道为什么人都溜了。

    这时要求集体荣誉感就太扯了,人家溜,他们自然也要溜,就跟上次林美发傻去努力打扫卫生一样,梅露的话让她觉得很囧。现在大家还没有“我要听领导的话”这种意识,梅露和郑凯都是进入角色太深。不客气的说,他们把自己当成回事了,班上的人还有没把他们当回事。

    等出了社会之后,认识到领导可以捏着你的前程和工资条的时候,自然尔然就学会听话服管了。

    所以林美看梅露,既觉得这是天生的领袖气质,又觉得她比同班学生早熟,所以显得有点不太合群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代表她就爱听她指挥了。

    林美跟朱海、周罄走到一边去摆椅子,朱海悄悄说:“去厕所不去?”

    林美跟周罄点头,三人趁人不备也溜了。

    站到远处能看到他们班的地方说话,看什么时候人多了,该集合了再过去。将将到八点半时,才看到郑老师找到他们班这里来。

    郑老师居然也穿了一身运动服,看着气喘吁吁,挥汗如雨的走到树荫下,郑凯赶紧给郑老师开了一瓶汽水,郑老师边喝边看周围。

    林美三人在这边看到,朱海说:“咱们过去吧,郑老师来了。”三人就往那边跑,路上看到不少往集合地跑的同班同学。

    郑凯找半天见不着一个人,郑老师一来,大家马上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郑老师叉腰站着说:“一会儿我让人来喊你们,你们赶紧去主席台后排队,到时从后面走出来,走过主席台,到接力跑终点线那里散开,别妨碍人家比赛,回到这边来坐好。”

    下面同学们七嘴八舌的答应: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郑老师看看手里的汽水瓶,说:“学校发给每个班两件汽水,这个不能每人发一瓶,所以有项目的同学优先,没报项目的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一件汽水二十四瓶,两件四十八瓶。林美全班是五十九人,有十一人喝不上汽水。郑老师还喝了一瓶,所以只有四十七瓶大家分。

    大家听说有汽水都很高兴,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没有。所以大家都失望的喊起来。郑老师挺幽默的说:“叫你们报项目都怕累不报,这回后悔了吧?”她把喝空的汽水瓶放回去,对郑凯说:“汽水瓶要收回来,一个一毛,丢了打了都要赔钱。你们班委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郑凯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附中的操场还是很大的,不然小厂长也不会把新教学楼的主意打在这里。建筑预定地还没有圈起来,所以运动会的项目是分开的。

    靠近主席台的这边都是跑步类项目,跳远、跳高、标枪和铅球等项目被排在了远离人群的另一头,大概是怕不小心误伤人。

    操场周围有老师开始对着操场里头大声喊了,“都回班!回到自己班里去!”操场上乱走的学生纷纷加快脚步跑向自己班。

    广播里突然放了一段音乐《献给爱丽丝》,然后突然掐断,换一个男声:“咳。”

    他就咳了一声,经过广播放大,全操场的人都听见了。大家都条件反射的看向主席台。见一个矮胖的男老师匆匆跳下主席台。

    林美猜,这个人刚才是试音的。

    然后广播再咔哒一声打开,开始放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大家下意识的全都起立,面面相觑。然后突然又掐断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还站着,有些人一屁股坐到椅子上。纷纷抱怨:“这是干嘛啊?”

    再然后,换了个女同学上台,姿态特别端正的坐在主席台一角,对着话筒说:“现在,运动会开始,请一年级一班入场!”

    大家下意识的鼓起了掌,稀稀拉拉的。

    朱海坐在林美旁边说:“那个是一班的曹芯,她是学生会的。”

    附中的学生会的主要工作是查迟到,还有就是在这种时候念广播稿。

    一年级的的又出了新点子,跟昨天排练的三年级一班一样,由班长领头走在最前面,班长手里还举着一面小蓝旗,看起来很像是临时做的。

    这个,不知道郑凯他们准备了没有。

    林美好奇的去看郑凯和梅露,果然班委们迅速集合交头接耳,一面看着一年级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不难,咱们也做一个,上面的小旗用彩纸剪很快,校门口就有卖的。就是旗杆用什么?”梅露说。

    郑凯,“我去找老师申请班费,旗杆……”

    钱亮虽然不是班委,但挨得近,就主动出主意说:“要不去咱们厂的那个竹子林里掰一根?”

    纺织厂的建设还是很全面的,里面就有让职工休闲娱乐的小花园,不过后来就让大家种满丝瓜、黄瓜和葡萄了。

    在小花园挨着墙的地方有十几棵硕果仅存的竹子。以前应该是一片竹林,但剩下的都给拔了,就剩下这靠墙的十几棵幸免遇难。

    旗杆要细要笔直,竹杆算是最接近的了。

    郑凯拿不定主意,梅露说:“我先带人去做旗,你们赶紧商量吧。”说完女生就先撤退了。

    挨着郑凯站得最近的是班上个子最高的高源,他也不是班委,不过最爱跟郑凯一起混,他说:“一年级的班主任新主意真多。”

    一个说:“他们都是新被聘来的,当然想一鸣惊人。”

    附中要扩班,当然老师就不够了。一年级的班主任有两个是新聘来的。

    高源看郑凯还在犹豫,说:“要不用扫帚把?我去别的班偷个拖把来?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一下子笑了,郑凯笑着说:“别逗了,别的班都好看,就咱们班举个拖把杆?”他对钱亮说,“现在也找不到别的,你赶紧去找一根差不多的竹子。”

    高源说,“还要借把锯子,不然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钱亮和高源去祸害竹子了,郑凯说:“你们再想想,我还是觉得竹子不合适。我先去找郑老师申请班费。”他说完就跑到主席台后面去找郑老师了。

    二年级也快走完了,一个陌生的男孩跑到林美他们班这里喊:“你们郑老师让你们快过去排队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站起来,可左右一看,所有的班委都不见了!

    郑凯不在,梅露也不在。

    林美径直往主席台后走,渐渐不少人都跟着往那边去。朱海小声问:“郑凯他们跑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猜,可能是咱们班也想举个小旗吧。”林美说。

    主席台后地方不大,林美的班排第三个位子,前面两个班都把地方占完了,他们班有大半都站到后面的跑道上了。不一会儿就有个学生胸口挂着哨子,冲过来对他们喊:“你们不能站在跑道上!!”

    没有人理他。

    不站跑道上站哪里?他们在排方队好吗?

    这个愤怒的学生绕着他们班跑了两圈,找不到一个可以做主的人。所有的学生看到他都仰脸看天,低头看地,还有人冲他笑。

    他跑到队伍后对后面几个人喊:“你们不能站在跑道上!会妨碍比赛的!”

    有人听他的想往前站站,但有更多懒得动的不肯挪脚,所以最后还是没用。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又绕了一圈,跑回去请救兵了。

    林美站第四排,没有像个正义之士一样出来伸张正义。

    ——好吧,她觉得这种架吵起来特别好玩。

    她发现其实学生不像她印象中的那么乖巧,大多数都是不服管教的。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拉来了一个老师,这个老师不是教他们班的,所以,林美发现大家还是不害怕= =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个班的?”老师扫了一圈,没有人理他。

    他盯着一个学生问,“你们哪个班的?”

    那个被他看着的学生回答了,“三年三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班主任是谁?”老师问。

    “郑春娥。”

    林美扭头看是哪个勇士敢直呼郑老师其名。

    居然是王宝宝!

    只见王宝宝一脸被压迫被欺负的无奈和委屈,可怜巴巴的回答这个老师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老师看起来很了解学生们有多皮,所以也不跟他们浪费时间,他跑去找郑老师了。那个愤怒的学生站在这里“监视”他们。

    一会儿,郑凯满身大汗的跑过来,前后一看,左右再一看,发现确实没有他们班站的地方= =。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看着他,跑过去说:“你们班不能站在这里,会妨碍比赛。”

    郑凯问他:“这条跑道是比什么的?什么时候比?”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入场还没完成,所以比赛当然要等入场完成后再开始喽。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卡壳了,方队里的同学们发出轰笑声。愤怒的学生开始怒视郑凯,认为他是故意的!

    郑凯没空理他,再跑到后面看了看说:“后面两列先站出来,等到一班走完了,咱们就有地方站了。”

    他就在这里等着,三年一班出去后,二班往前走,给他们班腾出很大一片空地。郑凯赶紧让同学往前走,重新排好队。

    那个愤怒的学生刚准备离开,四班的班长带着人呼啦啦的过来了。他们班更狠,把跑道站完了。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:……

    愤怒的学生不管了,跑了。

    林美在队伍里一直看着,此时说了句:“不是我军太无能,而是敌军太狡猾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跟她一样在看那个愤怒的(找事的)学生,这一片的学生都嘿嘿嘿嘿笑起来。

    郑凯听到赶紧过来:“不许笑!要严肃!”

    赶在他们班出去前,小旗做好了,不过因为三年级前两个班都没用,所以他们班最后也没用小旗= =。

    林美认为很好理解,第一,要跟三年级的同学们保持一致;第二,不能让人家说三年级的学一年级的= =。

    入场之后,校领导开始讲话。这一段略过,林美一点没听,班上也没有人听,大家正在听郑凯和梅露说一会儿比赛安排。

    讲话完,放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大家起立唱歌。唱完,广播里的女声慷慨激昂的说:“现在!运动会开始!!”

    喇叭发出一声长而尖锐并且刺耳的鸣叫。

    广播台的人赶紧把话筒关了。

    在开始比赛前,郑凯先发汽水。先把汽水发到每个人的手里,要求在运动会结束后把汽水瓶都交上来。

    林美有项目就过去领了一瓶,她和朱海都有,周罄没报项目。林美说:“我给你倒一杯?”

    汽水是比较难得的荔枝味的,淡淡的雪色汽水。小卖部里一般是桔子味的最多。

    周罄摇头,小声跟她说:“都是色素。”

    林美:= =

    偶尔吃点不健康的食品才能保证身体健康。林美不介意这里头的色素,看着就比桔子汽水的色素少,喝了肯定没事。

    运动会的比赛项目大概分为短跑五十米和一百米,长跑三千米和五千米,接力跑,五十米接力和一百米接力。

    其他还有铅球、垒球、标枪,这是投掷类的。

    立定跳远,助跑跳远,跳高。

    以上项目全都分男女组分别比赛。长跑放在明天最后才比。

    林美的铅球是今天下午的,她上午基本等于没事做。

    郑凯申请来的班费和梅露做的小纸旗没有浪费,全都改成了可以拿在手上挥的小旗,旗杆是校门口小摊上的一次性筷子。

    梅露过来发小旗,“一会儿咱们的运动员跑的时候,大家要给他们加油!”

    郑凯过来说:“有空的写两句话送到广播那里,给咱们的运动员加油!”

    有人带了本子和笔,本子被征用,订书钉被卸掉之后,一人发了一页纸,笔轮着用,谁写完了就交给梅露,统一送到广播台去。

    林美简单写了两句:“王宝宝!加油!王宝宝!加油!”以下重复五遍。虽说参加项目的运动健儿很多,但她对王宝宝的印象深刻,就决定支持他了。

    梅露接过看了一眼,皱眉说:“多写几句。”

    林美说:“简单点才好,广播的一看觉得简单就读了,写太多人家不乐意读。”歪理。

    但歪理听起来很有道理。梅露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梅露等在广播台,见王宝宝开始跑五十米接力了,赶紧把条子送过去,结果广播员还真读了!

    听到广播里,广播员激动的喊:“王宝宝!加油!王宝宝!加油!!”

    林美身边有人说:“上头那个认识咱们班王宝宝?”

    王宝宝属于被“陷害”的人。他虽然换了座位,但组长还是原来那个。所以他们组长就直接给他报了两个接力,五十米和一百米都报上。要不是每人只能报两个项目,他们组长说连长跑都想给他报一个。

    上午的比赛就是两个接力,三个年级要分开比,还要分男女生。所以其实时间很紧,项目排得很近。当一年级女生比完离场,三年级男生接力组就开始叫人了。

    “三年级,五十米男子组接力赛这边集合!!”

    王宝宝被他的哥们儿们护送过去,虽然这些人陷害他给他报了名吧(报完还不让他改)但对他还是挺好的〒▽〒

    “王宝宝,加油!”哥们在旁边给他加油鼓劲。

    “别丢棒!”哥们二号乌鸦嘴。

    “你跑第二棒,跑坏了还有后两棒,所以别紧张,跑就行了。”哥们三号比较善良。

    王宝宝深呼吸,发令枪一打,他就赶紧看身后的人,那人跑过来把棒递给他,他伸手一抓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棒掉了。

    王宝宝赶紧回头要去拾,他哥们其中之一拾起来跟他说:“跑啊!”

    裁判刚好没看到!

    王宝宝下死力往前跑,哥们赶在他跑到之前把棒子塞给他!

    第三棒的人都看这三班的人光明正大的作弊。

    三棒边接棒边骂那哥们:“直接给我得了!你还再给他!回头踹你!”掉头风驰电掣往前飞奔,跑得额前流海都往后倒。

    广播台此时在喊:“王宝宝!加油!!”连喊五遍。

    三棒跑完直接回来掐王宝宝的脖子:“老子跑的时候上面给你加油!!干掉你算了!”

    王宝宝身胖体虚,被三棒一扑一压,双膝一软就往下栽。

    裁判马老师此时被别的班的拽过来,“你们班刚才的举动不许再有!再有下次就判你们班作弊啦!”

    王宝宝哥们几个和跑接力的都过来冲马老师嘿嘿笑,一个还拍马屁道:“就是知道是您我们才嘿嘿嘿嘿嘿~”

    马老师对自己教的班级总是宽容些的,故意沉下脸说:“不许再这么做。”然后很推心置腹的说,“要作弊也不能这么明显,对吧?”

    哥们推了把跑+被掐脖子所以脸一直很红的王宝宝站出来:“他刚才一直在跑的。”所以……也不算太作弊。

    马老师很不理解:“你怎么会报这个项目?你又不擅长?”

    王宝宝:〒▽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