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看书网 > 伊本毒物见你封喉 > 第520章 天时地利的意外

第520章 天时地利的意外

一秒记住【58♂看÷书﹡网 WwW.58kanshu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一十六章

    赵曼妮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,白眼翻起,舌头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小可狞笑着继续用力,这个害死她的女人死一百次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快要去见阎王的赵曼妮还有一丝气息,从那快要破裂的喉咙中发出了求救的声音:“陆小可......求你,放了我......我去给你超度......”

    “超度?能换回我的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......也换不回你的命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更得死了,死了为我陪葬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赵曼妮发出了一声惨叫,她看到了自己逐渐离开肉体的灵魂,正跟随着陆小可而去,两个灵魂飘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要死,我要活着!”

    这句撕心裂肺的话过后,她猛然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,因为这个恶梦太过真实,就像是真的一样,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真的死了,就连喉咙处的痛意还在。

    她敏感的咳嗽起来,眼泪都被呛了出来,身体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虚空,好像在梦里都被陆小可掏空了,如果她在这样出现几次,不要了她的半条命才怪!

    一双手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,用这双洞察一切的眼神望着她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是孟邵辉,赵曼妮就像小女人一样扑上去,紧紧搂住了他的肩膀,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。差点死掉的她,差一点和她心爱的男人阴阳永隔,她如何能不珍惜他?

    “老公,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,你回来真是太好了,打你电话打不通,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额头皱成了川字,这个女人在梦中的丑态全都收录在他的眼底,他轻轻的推开她,说道:“我做警察几十年了,要出事早就出事了,还会等到现在吗?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好好照顾我的,你不能有事,千万不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不是做恶梦了,你梦到了陆小可对不对?”

    赵曼妮紧张的冒出了汗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你在叫陆小可的名字,你求她不要杀你,为什么?陆小可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“做梦这样的事谁能控制的了啊?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梦到了陆小可?梦中的她告诉我,她喜欢你,她要做孟太太,她要把我从这个家里赶出去,我一着急就去求她,她竟然用手掐住我的脖子,在梦中她掐死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把陆小可当女儿看,我对她根本就没有其他感情,而她对我也是一种对长辈的敬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孩子心急很重,我当然知道你对她没什么,但是她对你不见得会这么简单?她想趁机接近你,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孟邵辉的眼前浮现出别墅旁边的超市,那个叫陆小可的收银员,她的长相酷似花云萝,人也非常的可爱。曾经为了这个女孩子,他经常找借口去那里买烟,这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,每次去他都会多看她几眼,多和她说几句话。在他当时的心态中,他总有一种这是花云萝女儿的错觉。

    但是,他哪里知道,赵曼妮早就发现了他的动机,她表面上装作什么也不知,私底下却潜入小雅住的公寓,在她喝水的杯子里放入了迷幻药,迫使她在精神恍惚中跳楼自杀的假相。

    “赵曼妮,陆小可是你害死的对不对?你怕她是我的女儿,你怕我会去认她,你又怕她不是我的女儿,怕我会因为这张脸而爱上你!于是你就下了斩草除根的毒手!”

    赵曼妮拼命的摇着头,大声辩解:“你凭什么这样指责我啊?是陆小可自己想不开跳楼自杀的,和我有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陆小可并没有任何自杀的动机,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要自杀?”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要自杀我怎么知道?也可能是她对你表白,而你却拒绝了她,一时间想不开就自杀了!”

    “她跳楼前喝过一杯果汁,法医检测到杯里残留的液体中含有迷幻药,是你给她下的迷幻药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陆小可的死和我无关!我在花云萝的墓碑前发过誓,我要替她找到女儿,我会把她的女儿接回家,让她享受和潇潇一样的待遇。如果我看到和花云萝那么相像的女孩子,我一定会把她当做对故人的怀念,好好的对待她,又怎么会去害她?”

    “你敢摸着良心说,当日你在花云萝墓碑前发过的誓都是真心话吗?你恨花云萝恨的入骨,又怎么会去善待她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一开始你和花云萝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很妒忌她,但是后来我也很同情她,早早死了丈夫,还带着一个女儿,又被落石砸死,孩子不知所踪。所以我发誓要把她的孩子找到,好好补偿她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口是心非心狠手辣的女人,一直以来都认为她杀了一个人,想不到可怜的陆小可也是她下的杀手!

    孟邵辉真想一枪毙了她,他那摸枪的手又放下了,用一种冷漠的声音说道:“知道吗?花云萝的死不是一个意外,她是被人害死的,利用地形制造了一起天灾人祸的意外!”

    赵曼妮浑身一震,脸刷的一下变色,嘴唇抖擞了半天才发出声音:“什么......天时地利的意外?这怎么可能?花云萝不就是在祭祖的路上被落石砸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桩落石砸人案看似是意外,其实就是人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起来也太天方夜谭了,花云萝都已经死了二十年,我不明白邵辉,你怎么突然间去查这件案子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案子疑点重重,有人想让花云萝死,当时有个摄影师拍下了山头上的杀手,就是他推下了石头。”

    赵曼妮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,她的长指甲几乎陷进了手心也没感觉到痛意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紧张?难道花云萝的死和你有关?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啊?在花云萝面前我早已经是赢家,我为什么还要她死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已经是个赢家了,根本就没有害花云萝的理由,我不过只是随意说说,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吧?”

    在周大山没有自首之前,他不想把这件事说的太透彻,以防万一,这个凶狠的女人斩草除根。